快捷搜索:  as  下载  test  %u4e0b%u8f7d  4827  4692

imtoken钱包ios下载|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来源:“互联网那些事”(ID:hlw0823),作者:永遇乐

真人偶像的塌房,实际上是在推进虚拟偶像的全面化。

近年来,大大小小的艺人频繁塌房,对于经纪公司而言,艺人的私生活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。而反观虚拟偶像的关键优势就是,能够完全避免虚拟偶像自身的私生活争议。

真人偶像崩的越多,虚拟偶像红的越快。 

根据市场研究机构ResearchAndMarkets数据显示,预计到2028年,全球虚拟活动市场规模将达到5047.6亿美元(约32707.44亿元人民币)。

诚然,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,对于传统经纪和创新企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大批虚拟人涌入偶像赛道:美妆达人柳夜熙、“又A又飒”的AYAYI、人美歌甜的华智冰、“不完美却惹人喜爱”的邻家女孩阿喜、Ins美国网红Lil Miquela、AI说唱歌手FN Meka等等……

许多全球品牌已经开始在广告活动中启用虚拟偶像,与虚拟偶像签订长期协议。其中就包括迪奥(Dior)、巴黎世家(Balenciaga)、普拉达(Prada)等品牌开始出现在虚拟偶像的社交账户中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除了纯种的虚拟人,一些传统模特经纪公司也开始试水虚拟偶像业务,为旗下模特打造其虚拟分身。

不仅如此,在其他一些行业领域,数字人充当代言人也屡见不鲜。例如,西安曲江文旅推出的全省首位虚拟旅游形象代言人唐小妃,目前该虚拟代言人已上线;深圳市龙华区也正在计划打造一款龙华区的专属元宇宙偶像。

此外,用户对虚拟偶像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升。

根据《2020中国消费趋势报告》中调研数据显示,近70%用户了解虚拟偶像,并关注虚拟偶像的发展和最新动向。

不过,从受众的角度来看,虚拟偶像的发展更像是资本换了个风险更低、可操作程度更高的圈钱工具。

品牌逃离被切割

“在真人偶像一个紧接着一个塌房的时候我就知道,虚拟偶像的彻底新生就要来了”作为对虚拟人重度关注的库吉如是说道。

不可否认,头部明星、瞬间爆火的新晋偶像,确实能够从一定的程度上给代言品牌带来曝光度,拉动销售,但真人偶像隐藏性的风险品牌方难以控制。

每一个突然崩塌的明星背后,都有许多的品牌方第一时间撇清关系、终止代言,撤下海报……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相对于真人偶像代言成本看,虚拟偶像试错成本更低,同时风险可控性也更高。

虚拟偶像涌入现实世界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快:举办巡回演唱会、接广告代言、现场卖货、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等等。

采用虚拟偶像为产品代言,已经成为品牌的又一选择。

据记者了解,今年上半年,奇瑞汽车和花点时间先后宣布将虚拟数字人“阿喜Angie”作为自己的品牌代言人,虚拟偶像女团A-SOUL则成为Keep品牌大使。

此外,2021年爆火的柳夜熙,截至目前为止合作的品牌已经远不止是小鹏汽车、VIVO,还有娇韵诗、安踏、字节游戏等超200个品牌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据艾曼数据显示,仅今年上半年,就已有20多家品牌官宣数字人为其品牌代言人,远高于往年,近八成品牌主正在尝试或愿意尝试数字人代言的这一全新营销方式。

最明显的是,真人偶像塌房不断的乐华娱乐也开始踏足虚偶像领域。

近年来,乐华娱乐陆续推出A-SOUL组合、量子少年与EOE组合,一头扎进虚拟偶像这条路上;甚至韩国娱乐产业的龙头企业也向虚拟偶像进军,SM推出虚拟偶像组合Aespa,JYP与YG投资虚拟社交公司ZEPETO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国内虚拟偶像名单(部分),数据来源:天眼查

事实上,数字人发展至今,其应用场景不仅仅是简单的商业代言这么单一。

前不久,在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的《2022虚拟数字人(元宇宙原住民)商业化发展报告》里提到,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了抖音、快手、微博、哔哩哔哩四大虚拟数字人商业化平台。

在这些平台上,虚拟人已经形成了直播打赏、电商带货、短视频广告、品牌代言、线下活动联动等变现方式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此外,虚拟人对于部分品牌来说,是品牌年轻化的象征,也是踏进虚拟世界的重要媒介。

在元宇宙层面上,品牌方甚至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出现在虚拟世界中,以一个全新的方式出现在年轻人的圈子里。

综上,与其说虚拟人正在取代真人偶像,不如说是在品牌的加持下,虚拟人的商业价值天花板正在不断被拉高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难以形成情感寄托

事实上,从本质和运营逻辑来看,虚拟偶像和真人明星一样都是作为链接消费者与内容、情感消费的媒介。

然而不同的是,虚拟偶像“出生”即出道,一切真人明星出道前所需要的培训、人设建立等等,在虚拟偶像的身上都可以直接忽略,甚至可以说在成本上虚拟偶像就已经赢在了起点。

但这也直接导致虚拟偶像的成长轨迹,与部分情感消费的初衷背道而驰。

最为明显的是,在人气支持十分重要的歌手与偶像圈之中,若粉丝无法看到虚拟偶像的“努力与成长”,也无法获得实际的互动,自然产生不了认同感与忠诚度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而没有强大的、足够忠实的粉丝基础支持,当然也就限制了虚拟偶像的发展。

例如在音乐等技能“领域”,是虚拟偶像目前难以取得成功的方向。

虽然目前虚拟偶像在广告与社群媒体代言上获得了一定的成功,但在音乐市场却仍然没有太大进展,原因是虚拟人物无法引起“共鸣”,因为他们与真正的歌手不同,并不具有“天生的才能”、而是依赖“科技的展现”,也缺乏个人特色,始终无法感动大众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往更深的层次来说,各种不同的文化之所以会形成群体圈层,是因为圈层里的核心,是一个具备着精神内生力且还特立独行的人。

更需要注意的是,群体的自主独立性也不是压抑自己,而是基于认同的主动献舍。

有观点认为,与真人偶像形成差异化确实是关键,但护城河的建立不一定依靠人性化差异来发展。

从虚拟偶像的角度来看,虚拟偶像本来就没有独立性可言,再失去人性化的虚拟偶像实际上很难让人另眼相看。而有优点、心机等人格化特点的虚拟偶像显然会更立体,也更容易被偶像爱好者所接受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最关键的是,根据iiMedia Research(艾媒咨询)数据显示,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爱好者有23.2%愿意花钱支持虚拟偶像,但每月的花销在200元以下,这连真人偶像的零头都不到,这很难说与粉丝的忠诚度没有联系。

诚然,当下虚拟偶像需要面对的难题,无疑是人性化。

此外,眼下行业发展路上最大掣肘,便是虚拟数字人在技术领域居高不下的技术与运营成本,一个虚拟偶像的养成,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。

根据业内人士透露,现阶段国内单支虚拟偶像单曲的制作,包括编曲、建模、形象设计、舞台方案定制等,成本高达200万元。

如果打造一场像虚拟偶像洛天依一样的演唱会,从声音制作到开演唱会的投入至少是几千万元量级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“年终考核”实际是元宇宙

目前,依然是虚拟人发展音乐市场、品牌代言等领域的初期阶段,同时也是各个品牌初期试水元宇宙的探索阶段。

市场也一致认为,虚拟人想要进入虚拟消费主战场,需要的是成熟的元宇宙入口的到来。简单来说就是,当众多品牌推出虚拟商品的时候,才是虚拟人的崛起高光时刻。

相反,直白一点来说,对于虚拟人制作商亦或是品牌,中之人、虚拟人IP都不算重点,重点是技术,这些制作虚拟人的技术才是发展虚拟娱乐和元宇宙的基石。

当虚拟人结合元宇宙,才能称得上是虚拟偶像的最终形态。

其中最为明显的是,在虚拟人的营销关键词中,元宇宙永远不会缺席,但元宇宙是一个庞大的生态,虚拟人只是这个生态最前端的触角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而元宇宙的未来是社交与内容营销的未来,它依托的是社交媒体的升级和用户消费习惯的转变。

近年来,在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公司也开始着手开发成本更低,普及度更高的虚拟偶像。 

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metahuman creator软件将虚拟人的生成时间降低到一小时内,微软Avatar Framework小冰框架打造虚拟人孵化通用框架,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正在帮助人们实现“数字人自由”。

以前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做出来的3D数字人,如今可以压缩到数小时内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不过需要注意的是,随着虚拟人的大量孵化,虚拟偶像的稀有性将会被稀释。同时,由于虚拟偶像的覆盖场景有限,在品牌代言、舞蹈、音乐等热门领域的竞争将不断加大。

不仅如此,用户对当下虚拟偶像所代言的部分产品仍然存在质疑,就连品牌方也并没有对虚拟偶像代言投入更多的期待。

在小红书上,Ling_翎发布了一则,“口红滋润不拔干”的动态后,就遭到了不少网友的质疑,“虚拟人怎么知道这唇膏涂上去干不干?”

在品牌合作方面,无论是鸭鸭羽绒服、keep,还是百雀羚,大家试水试错的意味更为明显。品牌方在与虚拟偶像的合作中,几乎都没有给虚拟偶像设置考核标准。

虚拟人把真人偶像挤下神坛

在元宇宙到来前,噱头、试错、行业竞争等等都是虚拟偶像难以避免的。想要成为头部,实际上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仍然是重金营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